首页 >  奇幻柔情

祁柚乔椹琰小说哄我入睡分享完本无删减阅读

祁柚乔椹琰 呜呜文学 2020-09-26 12:19:48
  • 哄我入睡大结局合集版免费阅读-哄我入睡(祁柚乔椹琰)

    哄我入睡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祁柚乔椹琰的小说之阅读小说txt全章节无删减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哄我入睡,主人翁是祁柚乔椹琰,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哄我入睡》主要讲述了祁柚乔椹琰之间的恩怨情仇:乔椹琰身为乔氏继承人,长了张祸国殃民的脸,回国不到三个月却高调宣布结婚。婚后,祁柚坐私人飞机出国参加慈善晚会,听见有人背后议论:从没见乔总把太太带...

祁柚乔椹琰小说哄我入睡全文免费阅读:

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祁柚睁开眼,看见男人深邃的五官。
这么优越的长相,女人一般很难忘记,她指着他的脸喊:“是你,119!”
乔椹琰微微蹙眉,却没理会她,掰过她的肩膀指着酒店门口一个长相油腻挺着肥肚腩的男人问:“你认识他吗?”
祁柚强打着精神辨认,“不认识,他是谁啊?”
乔椹琰眯了眯眼睛,冷冷盯着那男人。
十几分钟前,他从酒吧的洗手间出来,看见这人在和一个女的交谈,现场音乐太大,只依稀听到“醉了”“跟着她”之类的字眼,随后那女人便给了他一叠钱。
偶然撞见他没怎么在意,回包厢拿外套又被灌了几杯酒。
他今天喝了不少,但他自控力极强,醉了也不让人看出端倪,想着第二天还有事要处理便提前离了席。
夜色已深,乔烨在名下的酒店为他安排了房间,乔椹琰行至酒店大堂门口再次撞见刚才那个肥肚腩,鬼鬼祟祟地跟踪着他身旁这个女人。
联想到之前听到的对话,不难猜测他下一步将有什么动作,乔椹琰目光逼人,拿出手机准备报警。
肥肚腩气急败坏,眼瞧着就要得逞,却被不知从来冒出来的男人搅了事,他意识到自己被发现了,做贼心虚地压了压帽檐,立刻转身灰溜溜地跑了。
“诶,他怎么走了?”祁柚云里雾里地问。
“不然呢,你还想找他也要个号码?”
头顶传来一声淡嘲,乔椹琰突然松了手,祁柚没了支撑力,瞬时双腿发软,“哎呀”一声摔在地上。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她吃痛地捂着自己无辜的小肉垫,五官都皱成一堆。
什么人啊,这是!
“算什么账?”乔椹琰清沉的嗓音毫无波澜。
“当然是你给我假号码的事!火警电话算怎么回事!你才需要灭火呢!喂,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欸……你别走啊!”
“回来!”
乔椹琰仿若未闻,径直去了服务台办理入住。
前台新来的服务生不是认识他,查看了入住登记委婉地告诉他没房间了,幸好他们经理正在旁边交代工作,得知他姓乔立刻笑脸相迎,告知19楼的总统套房专门为他留着。
他取了房卡,回头见女人还坐在电梯口冰凉的大理石上,似乎是醉意上头,歪着脑袋摇摇晃晃地要躺在地上。
“你女朋友都很快睡着了,你还不去拉她吗?”
旁边一对目睹全程却搞不清楚状况的小年轻看不下去了,用一种“你这人怕不是个死渣男”的眼神打量他。
乔椹琰正欲解释,人家已经搂搂抱抱地进电梯上楼了。
他沉了口气,走回祁柚面前,蹲下身碰碰她的肩膀,“醒醒,你住几楼?”
祁柚闻声睁开眼睛,整个世界天旋地转的像坐过山车,眼前出现好几个男人的重影。
她在包里摸了一会儿,就是没找着房卡,一气之下将包里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稀里哗啦散了一地。
“找到了,在这!好像是9……9081。”
“你房卡拿反了。”乔椹琰面无表情地提醒。
“是吗?哦……那就是1908。”
“是1806。”乔椹琰无语,替她把满地的东西一股脑捡回包里,站起身,“起来,我送你上去。”
祁柚哦了一声,却没动,仰着头可怜巴巴地朝他眨眼睛,漂亮的杏眼黑白分明,人畜无害的模样像极了某种可怜巴巴的小动物,让人无法抵抗。
“又怎么了?”乔椹琰觉得自己的耐心被推到了悬崖边缘。
“我腿麻了,站不起来。”
等了几秒,祁柚如愿以偿地看见他朝自己伸出了一只手,她及时握住,顺势站起来,仰着朝他粲然一笑,“谢谢。”
乔椹琰眉峰微敛,目光缓缓往往向下,落在被她紧紧握住的手掌上。祁柚有所感应,触电般的松开了手,他这才从喉咙深处挤出一个“嗯”,转身按亮电梯走了***。
祁柚撅了撅嘴,也一瘸一拐地跟了***。
电梯门缓缓关上,两人各站一边,狭小密闭的空间陷入死一般的安静。
祁柚贴着墙,勉强站立。
不知是不是地方太小还是电梯里空调太低,她贴着冰凉的金属墙还是热得厉害,浑身火烧似的。
她燥热地动来动去,扇风的手打到男人的胳膊上。
“你别乱动。”乔椹琰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我热~” 祁柚又动了两下,语气中有着自己都未察觉的***。
她摸了摸自己额头,好像很烫,她歪着脑袋观察身边的男人,“你不热吗?”
距离猝不及防地拉近,女人的娇俏的五官近在咫尺,乔椹琰微微不适应,蹙了蹙眉后退一步,避开女人亮晶晶的眼睛,喉结微滚,“不热。”
“那你耳朵怎么红了?”
“没有。”
“就有。”
酒壮怂人胆,祁柚忽而凑近进一步,冰凉的掌心覆上他的脸颊,“你的脸也是烫的。”
乔椹琰握住她的手腕,暗哑着嗓子低声警告:“让你别动了。”
祁柚真的不动了,静静地凝视着他那张过分好看的脸。
不得不说陈今安很有眼光,眼前这男人骨相周正,鼻梁挺直,身上散发着上位者的强大气场,比那些个纨绔的二世祖更多了几分禁欲气息。
大概是喝了酒,他身上有股淡淡的酒气,但不难闻,夹着一丝清凉的薄荷香气,清淡而清冽,反而挠得她心痒。
“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她呢喃着,愣愣地看着他那张过分好看的脸。
乔椹琰垂眸看她,女人脸上有种流动的光彩,眼睛里有星星。
是他后知后觉了,电梯里真的很热。
“你每次撩男人的时候都这么说?”他嗓音暗哑地问。
祁柚轻哼一声,“不管你信不信,你是第一个。”
她盯着男人***的薄唇,鬼使神差般地拉过他的领带,踮起脚尖吻了上去。
陈今安说的没错,她不要等到以后吃不到了才去后悔,她才不要管什么联姻不联姻的,第一次,要睡就睡个帅的。
她没有经验,凭着本能亲吻,万籁俱寂,只剩下心跳搏动的声音。舌尖轻轻***在男人的唇上,可他始终没什么反应,似乎连呼吸都暂停了。
正当她想要放弃、脱了力离开他的嘴唇时,祁柚突然感觉腰上一紧,乔椹琰将她搂在怀里,掐住她的下巴,吻铺天盖地得落下。
血液在叫嚣,欲一一望似久旱荒漠里的狼,热烈、急切,从电梯延续到房间。
初经人事,更多的是探索与寻觅。她就像一杯粘稠的冰淇淋,被人搅拌,搅拌,化成了甜腻腻的奶油。
关于那晚,祁柚最后的记忆是浴室淅淅沥沥的水声,和男人在她耳边炙热的喘一息。
一夜漫长……
//
祁柚做了一个荒唐的梦。
梦里她是一叶扁舟,漂泊在汪洋大海,浪花拍打着,疯狂地将她推向极致,水花交叠,翻来覆去。
画面非常十八禁。
阳光从窗帘缝隙溜进来,天花板白得晃眼,空气中弥漫着缱绻的幽香。
祁柚醒来时,浑身像被人暴击过一般酸痛,腰快断了,脑子也还是昏昏沉沉的。
她翻了个身,下意识去摸手机,却在床头柜摸到一盏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欧式水晶灯,被子和枕头也是陌生的触感。
这不是她自己的房间。
身体被一只有力的胳膊禁锢着,她睁开眼,男人清隽的脸近在咫尺,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颈窝。
祁柚骤然屏住呼吸,脑子轰一下炸开。
是他!
足足愣了半分钟,她缓慢地掀开被子,将头埋***。
洁白被褥下她是真空的,什么都没穿。
混乱的记忆扑面而来,梦被月光糊了一层,脑袋要被痛炸。她依稀记得他们是在酒店大堂相遇的,然后他们一起进了电梯,然后……
然后是她主动先吻了他,情意迷乱时更是她主动要求在他上面。
所以……
这晚的混乱是她见色起意,酒后胡来……把这男人给睡了。
完完完完球。
身边的男人已经有渐渐转醒的迹象,祁柚没多想,立刻闭上眼揪紧小被子继续装睡。
她能感觉到乔椹琰稍稍舒展了身体,紧接着身侧一轻,浴室很快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
祁柚再次睁开眼睛,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她坐起身打量周围环境,一地凌乱,四处散落着男人和女人的衣物,床头柜上空荡荡的计生用品盒子无不昭示着昨晚发生了什么。
角落摆着个男士商务行李箱,看来这是他的房间。
祁柚脑子一片混乱,更不知道等浴室里的人出来之后要怎么面对他,她慌慌张张地下床穿衣服,双腿酸软得几乎站不住。每一个动作都蹑手蹑脚的,生怕惊动被浴室里的人。
她套上自己皱巴巴的牛仔短裤,在总统套房里里外外找了个遍才找玄关处找到自己随意扔在地毯上的上衣。
可惜昨晚男人要的太过急切,下手没轻没重的,这件薄薄的雪纺衫在他的肆虐下根本没办法再穿。
她一咬牙,拿起乔椹琰放在桌上的衬衫套在自己身上,衣领解开两颗扣子,长长的下摆扎进牛仔库里,袖子卷到手肘,虽然大了不少,但也勉强能穿,有种***的男友风。
收拾妥当,祁柚拎着高跟鞋开门跑路。
//
乔椹琰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时,房间已经空无一人。
他做梦也没想到,28年来唯一一次冲动竟是以自己被抛下画上句号的。
昨晚像只八爪鱼般缠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就这么走了,走的干干净净,没给他留下一个电话,还顺走了他要换洗的衬衫。
他甚至没有机会知道她的名字。
前台打来电话询问是否要续住,乔椹琰冷冷回答不用,目光落在床单那抹暗红上。
挂了电话,他从行李箱中重新拿了件新衬衫,穿戴整齐后助理路超前来敲门,替他收拾行李,“乔总,车在楼下了。”
乔椹琰点点头,“知道了。”
退房后,路超拖着行李跟在他身后,稍一抬眸就能清晰地看见他脖子红红的两条刮痕,像是被女人的指甲挠的。
他眼观鼻鼻观心,低头汇报工作:“差不多就是这样,如果您觉得没问题的话通知明天一早发下去。”
没人应声,乔椹琰低头扣着袖上扣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乔总?”
“嗯。”乔椹琰回神,揉揉眉心说:“你一会儿去前台把今天上午的监控录像调出来。”
路超:“……好,好的。”
老板的心思你别猜,猜了也白猜。

哄我入睡全文阅读

祁柚探头探脑地从电梯出来,一路上始终低着头,像做了什么坏事似的心虚得紧,总觉得所有人都在盯着她看。
哆哆嗦嗦地回到自己的跑车,关上车门的那一瞬间,觉得自己终于从外星回到了地球。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冒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罪恶感。
她没能在车上找到一件可以更换的衣服,索性一脚油门把车开到了学校。
今天是周末,大学生多半出去玩了,没人约的也都留在宿舍追剧打游戏,校园比平时冷清许多。
宿管阿姨悠闲地坐在楼道口打毛衣,时不时抬眸看两眼电视机里的婆媳剧,压根没注意到一道人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楼上跑。
陈今安实习的公司和E大离得近,这段日子仍然住在学校。她昨天玩到很晚才回来,往床上一倒直接睡到了大中午。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起来洗漱,牙刷了一半,宿舍的门就被敲得震天响。
她满嘴泡沫地跑去开门,看见同样凌乱的祁柚站在门外,整个人都傻眼了。
“柚……柚柚,你怎么这时候回学校了?”
祁柚甩了高跟鞋,扯了一把椅子生无可恋地往那儿一摊,感觉身体都被掏空了。
陈今安赶紧去水池吐了泡沫擦了脸,回来担心地摸摸她的额头,“你别吓我啊,你昨晚去哪儿了,电话半天都打不通。”
祁柚瘪了瘪嘴,欲言又止。
陈今安眼尖地瞧见她脖子上的红痕,讶然捂嘴,“你这该不会是……吻痕吧?还有你身上这件衬衫明显就是男款啊!你昨晚到底去哪儿了?”
听她这么一说,祁柚赶紧抓起桌上的化妆镜瞧了瞧,昨晚那男人像刚开了荤的野兽,***似虎的,真是连她身上任何一寸肌肤都不放过。
“今安,我跟你说件事……”她不打算瞒自己最好的朋友,“我昨晚睡了个男人。”
“……”
陈今安更他妈凌乱了,嘴巴惊得半天都合不上。
她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大口,扯了张椅子坐到祁柚对面,“是哪个狗男人运气这么好?”
“你见过,就是昨晚我去要号码那个。”祁柚坦白道。
“原来是他呀!”陈今安点点头,转而支着下巴一脸八卦地盯着她,“快说,我的祁柚宝宝是怎么打开新世界的?”
祁柚脸一红,将事情的始末和盘托出。说起来也是酒精作怪,换在平时她顶多过过嘴瘾,未必有那么大胆子。
陈今安听完莫名流露出一种老母亲式的欣慰,比自己睡了个男人还高兴。她突然想起什么,急急地问:“那什么,戴套了没?”
“戴了。”
不仅戴了,他还用光了一盒,祁柚现在回忆起来都觉得腰疼。
“那就好。”陈今安长吁一声,继而挤眉弄眼地说:“所以,doi到底是什么感觉?你给我形容形容呗。”
别看陈今安平时满嘴跑火车,满脑子小黄料,实际上情感经验还如祁柚呢。
祁柚咬着嘴唇回忆道:“开始很疼,后来很累,中间……”
昨晚她被折腾到凌晨三四点男人才放过她,若不是他第一次草草收场,祁柚都有要怀疑他是不是情场老手。
后来像是为了证明自己,他们从客厅做到卧室再到浴室,每个角落都留下了他们暧昧的痕迹。
“中间怎么样?是不是很爽?”
“……”祁柚丢给她一个大大的白眼,“你以后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
“有性生活了不起咯。”陈今安不服气地哼了声,悻悻地跑去梳洗换衣服。
她一边扣着bra一边问:“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要我说,他长得还真挺帅的,生了张祸国殃民的脸,这睡都睡了,不谈个恋爱多可惜。”
祁柚耷拉着脑袋说:“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没留联系方式。”
“那以后就不联系了?”
祁柚点点头,“应该吧。”
“one night stand”本就是你情我愿,大家都是成年人,应该都懂其中规则。而且现在,家里要联姻的事已经够让人头疼的,再摊上一个炮友,万一缠上了她就要原地升天。
虽然说女人第一次都想留给喜欢的人,但茫茫人海能遇上一个爱的人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第一次睡了个那么帅的男人好像也不算太亏。
她从自己的衣柜里拿了套睡衣换上,爬***准备睡他个昏天黑地,可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那个男人动情的样子,仿佛嘴唇上还停留着被他吻过的触感。
她忽地一下坐起来,痴痴地看着陈今安,“姐妹,你说我像不像一个提起裤子不认账的骗炮渣女?”
陈今安丢了个眼神让她自行体会。
“……”祁柚往床上一倒。
ojbk,不是像,她现在就是。
抽身无情的渣女本渣:)
//
天色阴沉,远处飘来一大团乌云,预示着这座城市即将迎来一场暴雨。黑色迈巴赫在道路上平稳行驶,后座的男人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一路气氛结冰,司机偷瞄了眼后视镜,也许这位集团即将上任的太子爷气场太过强大,他仅看了一眼就仓促移开视线,连呼吸都不敢***。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下了高架拐进一片高档别墅区。
枫山别墅是帝都有名的富人区,北有天然宜人的温泉,南有绿草如茵的高尔夫球场,水景园林浑然一体,占地面积约30万平,独立别墅却仅仅不过20套。
乔家在园林最深处,北欧式建筑风格,享受私家花园和泳池喷泉。
乔椹琰到家时乔老太太已经和阿姨做好了一桌子热乎的饭菜在等着他。他一进门,老太太眼眶就红了,心疼他一个人孤零零在国外呆了那么多年,拉着他的手一阵嘘寒问暖,生怕孙子回来住的不习惯。
乔椹琰眼神也在见到疼爱他的奶奶后变得温和。
他自小是跟在奶奶身边长大的,16岁出国念书,毕业后直接继任乔氏集团北美地区的负责人,期间工作繁忙极少回国,逢年过节也难得和家人团聚。
算算时间,已经有两年没见过奶奶了。
看着老太太鬓边越来越浓密的白发,想起几个月爷爷乔宗明告知他的消息,乔椹琰的心揪了一下。
乔老太太拉着孙子的手招呼他上桌吃饭,又让阿姨去楼上书房把乔老爷子叫下来,一家人好好聚一聚。
小姑乔卉一家也来了,带着刚上高中的小表妹有些拘谨向他摇手打招呼。
“表哥好。”
虽说是这一辈里唯一的妹妹,但小表妹还没出生乔椹琰就出国了,两人根本没见过几面,小姑娘莫名有些怕他,看着他的眼睛心底发憷。
饭桌上,乔老爷子一如既往地不爱说话,只问了几句北美业务上的事。乔椹琰耐着性子回答,偶尔也和小姑聊些这几年在国外的生活见闻。
“国外那些中餐厅都是糊弄人的,哪比得上自家做的菜,瞧你这两年瘦的。快多吃点,吃完这个下次奶奶还给你做。”
乔老太太唯恐他吃不好,一个劲地给他夹菜,满眼都是疼惜。
她往乔椹琰碗里舀了一大勺排骨汤,心满意足地看他喝完,又颤颤巍巍地起身朝厨房走,“你们先吃着啊,我锅里还炖着鱼汤呢。”
乔卉叫住她:“妈,周婶把厨房都收拾干净了,锅里没东西了。”
“谁说的,我开饭前刚往锅里加的水。”老太太不信,求证地看向***,“周婶知道的,我今天早上特意去挑了条野生黄鱼。乔堃最近要高考了,得好好给他补补身体。”
听到乔堃这个名字,乔椹琰持筷子的手一僵,一小块排骨滴溜溜滚到地上。
乔宗明与乔卉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担忧。
乔宗明站起身,将老伴拉回餐桌坐下,拍着她的肩膀低声道:“你呀又糊涂了,你今天压根就没买鱼。你看看你面前,你孙子都这么大了。”
“孙子……这么大了……”乔老太太茫然地看着乔椹琰,不同于刚才的亲切,用那种全然陌生的眼神打量他,像在努力辨认他是谁。
乔椹琰一颗心缓缓往下坠。
“那乔堃呢?他是不是又出去了?去找那个女人了是不是!”乔老太太突然焦虑起来,拍着桌子急急地喊:“去去去!快打电话叫他回来!快把他叫回来呀!”
“行行,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你先别激动,我们把饭吃完,一会儿再上楼睡一觉,他就回来了。”
***周婶拿来了她平时吃的药,哄着她吃了两粒,在老伴乔宗明的安抚下,乔老太太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饭没吃几口就困了,被搀扶着回房休息。
好端端的一餐饭,就这样不欢而散。
//
窗外暴雨如注,一道闪电劈开天空,骤然明亮过后没开灯的房间再一次陷入死寂。黑暗中猩红的火光忽明忽灭,乔椹琰站在窗前点了根烟,深深吸了一口。
虽然很早之前就听小姑提起过奶奶的病情,但亲眼目睹她发病,心里又是另一番滋味。
乔堃是他的父亲,十几年前与他的母亲双双死于一场车祸,白发人送黑发人,一家人悲痛不已。
因为某种难以启齿的原因,乔家人对这些陈年旧事闭口不谈,乔老太太如今却误以为人还活着,只能说明,奶奶的病情又加重了。
周婶过来敲门,“小琰,乔董让你去一趟书房。”
“好。”乔椹琰掐灭了烟头。
书房里,乔宗明正带着副老花镜翻看旧时的相册,见孙子敲门进来,才满是感慨地阖上。
“北美区那边的交接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他抬抬下巴,示意乔椹琰坐下。
“该交代的都说清楚了,剩下要沟通的部分,我会和那边电话联系。”
乔宗明点点头,忽而摘下眼镜长叹一声,“你奶奶如今的状况你也看到了,病情反复无常,经常忘记事儿,记忆混乱。医生说要不了几年她就要认不得人了。”
两年前,乔老太太被检查出患上了阿兹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
乔宗明唯一的儿子在意外中早早去世,孙子又尚且年轻,以至于他一把年纪仍然劳心劳力地把持着公司不敢放手,这些年对默默陪在身后的老伴多有疏忽,等他察觉到她的不对劲,病症已经影响到了生活。
出于愧疚,也出于活到一把年纪才明白这辈子什么最为重要,乔宗明提前把公司交到了乔椹琰手里,自己好退休在家安心照顾老伴。
“上周我在电话里和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样?”
乔椹琰沉默,低垂眉目,看不清情绪。
“你奶奶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她如今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着你成家,趁着她还能认人,抱一抱小曾孙。盛远董事长有个小女儿今年正好大学毕业,前两天寻洵带这姑娘来见了你奶奶,难得你奶奶非常喜欢她,一回来就不停夸她。”
“盛远集团你应该知道,他们如今是国内为数不多的拥有自主研发手机芯片的技术的电子信息企业,在目前的经济竞争中非常有优势,如果将来你能得到祁家的支持,那么公司的其他董事将无人能撼动你的位置。”
乔椹琰怎能不明白祖父的意思。
乔氏集团发展到如今明争暗斗不断,当年父亲乔堃去世在公司内部掀起一阵***,多少人想趁乱扳倒乔家。
如今他即将接手公司,在一众董事中年纪最轻,又是多少人虎视眈眈地盯着。而能借着联姻得到盛远集团的支持,与他而言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正当乔宗明摸不透他的意思准备再劝的时候,乔椹琰抬眸,神色平定。
“我愿意联姻。”他说。

祁柚乔椹琰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哄我入睡大结局免费全文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全文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点击免费阅读哄我入睡全部章节!

祁柚乔椹琰小说仅代表哄我入睡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